白居过隙

乱我心曲。
主站cp:巍澜,all哈,主德哈,all绿谷出久,维勇,福华,杰佣

【翻译】Running on Air 第一章

推文!这可能是我看过最好看的德哈!看哭QAQ

livirael:

一切权利属于作者eleventy7。


标题要怎么翻译还没想好,先上正文吧。


~~~~~~~~~~~~~~~~~~~~~~~~~~~~~~~~~~


开端


德拉科·马尔福失踪已经三年了。这件陈年旧案最终落到了哈利头上,在一桩桩回忆铺开的同时,哈利发现自己慢慢深陷其中。


第一章


尸骨的颜色几乎和被炎夏灼伤的草色融为一体,肋骨如同被折弯的麦穗,朝着无形的风永恒地低垂着;指骨节看上去像被阳光涤洗过的卵石。


“死亡五年或者六年。”


男人头也不抬地说道。烈日炎炎下,哈利不安地动了动。太热了,哈利想道,特别是这个夏末。他汗湿的袍子罩在身上,厚重且潮湿,在微风下纹丝不动。哈利旁边站着一个戴着眼镜的矮小男人,留着修剪整齐的斑白胡须。出于某种原因男人似乎丝毫不受暑气的影响,他身着的象牙白袍给人带来阴凉的幻觉。


拍照声突然响起,快门的回音荡过原野,哈利和旁边的男人同时转身看向摄影师。一个高挑宽肩,有着细高鼻梁的女巫回望他们。


“我三点钟还有另外一个活儿,巴特沃斯,”她说道。名叫巴特沃斯的男人恼怒地看了她一眼。


“我这就施咒,然后给你腾出地方,”他简短地说。女巫于是等着,手指快要失去耐心般悬在快门按钮上方。


巴特沃斯开始念咒。数字扭动着浮现在尸骨上,仿佛被周围的热浪裹挟而颤抖着。“五年,”他说,声音里含着些许满意,巴特沃斯喜欢被证明正确的感觉。


哈利把重心挪到另一只脚。他后颈的头发卷曲而潮湿,汗水划过皮肤。


“几月?”哈利问道,希望能尽快离开这里,回到魔法部充满凉意的大厅和办公室。巴特沃斯抖动了一下魔杖。


“一月到四月之间。”


哈利叹了口气。巴特沃斯恼火地哼了一声。


“死亡的时间越长,咒语的精确度就越低。我没办法给你比这更确切的结论了。”


不论如何……这已经和哈利目前的案子足够契合了。


“也许就是芬威克,”他说。“2001年三月失踪。他的扫帚在离这里不远的地方被发现。可能对上号了。”然而,他还是没有完全放弃希望;太多失败的匹配案例已经教会他谨慎。


“我们可以采样带回魔法部,”巴特沃斯说道。“一周以内给你消息。”


“那可真够快的。”哈利有些惊讶。旧案子很少得到优先处理。


巴特沃斯耸耸肩。“这个月不怎么忙。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先走一步。我会采集尸骨样本,格拉斯布鲁克会负责完成现场拍照。队里的其他人很快也会赶过来。”


“谢谢。”


哈利砰的一声幻影移形了。


~~~~~~~~~~~~~~~~~~~~~~~~~~~~~~~~~~


当哈利还是个新入职的傲罗时,20岁的新鲜面孔,锐利的双目时时流露出热切盼望,紧握魔杖直至指关节发白,内心清明如朗日,他以为他完全了解自己的工作将是什么样的——救人性命:在巷间奔袭,咒语四处扫射如同惊慌逃窜的兔子,攻击阻截导致的擦伤以及华丽的反诅咒。


他擅长那类工作。实战是他的强项。但是,正如他的顶头上司小心翼翼地解释道,哈利不是那么擅长于调查类的工作。


“可那是侦探的职责,”哈利试图争辩,他的上司脸上划过各种复杂的神情,而后说对于一名合格的首席傲罗来说,重要的不仅仅是体能和魔法技巧。被各类错综复杂的案件磨练清晰的头脑,以及和三教九流打交道的能力是必备的。


“可我不是首席傲罗,”哈利热心地指出这一点。


“暂时还不是,”他的上司说道。


于是就因为这么一句话,哈利在接下来的十八个月被配给了调查组的工作。虽然他对这样的安排不太情愿,上司们总是安抚地指出他的实战技能已经远超过新入职的其他傲罗,完全不用担心能力会荒废。


相对而言他的新上司——调查组的组长,克罗拉·霍尔兹沃思,远远没有其他人那么委婉。


“像你这样的傲罗,”她和哈利第一次碰面时就说道,“把你们的工作当作是一场魁地奇球赛。以为自己是追球手而对方仅仅是飞贼。”


“这有什么错吗?”哈利反问道,不自觉的周身竖起防御,然而霍尔兹沃思只是把嘴抿成了一道细线。她交给哈利的第一桩案子是一个1949年的陈年旧案——哈利认为这是她针对自己算计好的侮辱。这甚至不是任何新鲜有趣的案件,只是一些关于失踪多年的人的旧档案。他在这些档案上做了一些三心二意工作后就把它们遗忘到了办工桌的抽屉底层。芬威克的案子至少是最近十年之内的;哈利把这当作一个小的进步。


但是现在,在投入调查工作六个月后,他还是不明白他所应当学到的经验是什么。


~~~~~~~~~~~~~~~~~~~~~~~~~~~~~~~~~~


一档文件落到了哈利办公桌上。


“恭喜结案!芬威克的案子,”霍尔兹沃思说道。她的脸上并没有笑容。只有她带着暖意的语气流露出褒奖。“这是你最新的任务。”


“谢谢。”


她转身离开了。哈利感激霍尔兹沃思的直截了当;她有事说事从不废话,无需多言时就径直离开。


摆在眼前的是一个淡蓝色文件夹,意味着这是一桩旧案,但可能是任何两年以前甚至远至1920年代的古董,他略过目录直接翻到档案第一页,上面记录着上一个负责此案的傲罗陈词。


案件编号:L10-332-5


归档时间:2003年9月10日


案件类型:失踪


姓名:马尔福,德拉科


曾用名:无


哈利顿在原地。他放下文件站起身,又犹豫起来该去哪儿。去找罗恩?或是去赫敏那儿问她的看法?他摇了摇头。这对于他俩来说不是什么新闻。卢修斯·马尔福于2002年夏天失踪,而德拉科,正如他父亲那样,在一年之后也消失了。而当时的哈利,在他的新生活中忙得风头正劲——傲罗训练,和金妮订婚,庆祝罗恩和赫敏的婚礼,为了躲避媒体而时不时幻影移形去找纳威和卢娜小聚,德拉科失踪的消息几乎没给哈利的生活带来一丝涟漪。马尔福很可能加入了他那个据说失踪的父亲,躲到了某个洒满阳光的意大利乡间庄园或是法国酒庄,哈利曾恶劣地想。好吧,也许因果报应还是降临到了其中一个马尔福身上:不同于德拉科,卢修斯在他失踪前还在等待受审,魔法部对他下了逮捕令。傲罗们终于在2003年冬天抓住了他。哈利的同事们因为成功逮捕躲藏的卢修斯而欢欣鼓舞,但是胜利却是苦涩而短暂的——卢修斯在被捕获的过程中因为一个反弹的诅咒而身亡。


哈利摇了摇头,把思绪拉回到现在,他低下头盯着文件,强迫自己冷静地读起来。要客观,他提醒自己。保持专业的态度。


文件上陈列了基本的事实。国籍,性别,身高,体重,体态特征,最后被目击时的衣着。没有任何额外的信息。在‘区别特征’那一栏提到他左臂上的黑魔标记,以及‘后背下部有着一个新月形小伤疤’。马尔福似乎有些太瘦了,哈利意识到,皱眉看着身高/体重一栏。


总而言之,非常简短的记录。他又翻了一页。


标题写着‘失踪情形’,其下写道:最后被目击到的地点为对角巷的咿啦猫头鹰商店(2003年9月4日)。


记录太简短了,哈利不赞成地想。


好吧,每个案子总要有个出发点。他翻了一页,跳到证据部分。当时负责案件的傲罗从那个叫赫伯特·希格斯的猫头鹰商店老板那里取得了一段记忆。


是时候去保存证据的地窖了,然后,要用到冥想盆。


~~~~~~~~~~~~~~~~~~~~~~~~~~~~~~~~~~


猫头鹰不时发出轻柔鸣叫,空气中充盈着生命的气息。羽毛簌簌作响,阳光照耀下的木头发出吱呀声。锯末和田鼠的气味徘徊在鸟笼间。商店内昏暗而封闭,屋顶下栖息着数只猫头鹰,墙上挂满了一行行摇摇欲坠的宠物用品。


哈利身处回忆中,四下张望着,但他没看到马尔福。一个穿着红袍子,发际线退后且大腹便便的店员,正将一袋东西递给一个年轻女巫。


“一天用两滴,你的猫头鹰到周末就能活蹦乱跳了,”店员和善地说道。女巫点点头并给了他一把纳特,然后转身离开。


不到一分钟后门又开了,银色门铃随之叮当响起,德拉科·马尔福跨进了商店。


哈利皱起眉头,仔细审视着马尔福,试图寻找任何关于他失踪的线索。毕竟这是最后一次任何人见到他。然而,这却是哈利在霍格沃茨战役后第一次见到马尔福。至少文档的记录是正确的,他想道,但是哈利认为他们只是直接从这段记忆中提取了细节。昏暗的日光透过狭窄的窗户照进来,投射到马尔福黑色旅行斗篷襟前别着的小搭扣。一个银色的飞贼,哈利一边想一边靠近审视,扣子很小,大小不超过哈利的食指指甲盖。


“有什么我能为您服务的吗?”店员生硬地说道。马尔福瞥了他一眼。


“我需要一只猫头鹰。精确度比速度更重要。”


马尔福看上去需要一顿大餐,不过根据档案上提供的信息,哈利已经预料到了马尔福的清瘦。他看上去有些疲惫,哈利注意到他眼底的阴影。然而,没有什么特别引人注目的地方,马尔福的样子并不比在办公室忙了一天的哈利更糟糕。他说话的语气里没了既往的傲慢,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礼貌而平和的口吻,但是哈利看不出马尔福有什么其他异常。他站在一旁看着店员向马尔福做推荐,马尔福选了一只样貌非常普通的谷仓猫头鹰。


“我还有写其他事要办,“马尔福说,给了店员一把加隆。店员点点头。


“你可以等会儿来取,或者给它地址,它会自己飞过去。“店员递给马尔福一支羽毛笔和一片羊皮纸。就在这时,另一个顾客走进了店里,店员忙不迭上前迎接,留下马尔福自己写下地址并系到猫头鹰腿上。不到一会儿功夫,马尔福已经打开店门让猫头鹰飞走,他自己随后走到街上。几秒钟以后,他就消失在视野里。哈利走到窗边向外张望,但因为这是店员的记忆,左右的街道不过是一片模糊的米色。记忆把注意力投在了新来顾客的身上。


好吧,简直一无所获。哈利从记忆中浮起身来,叹了口气。


不论从哪个角度来看,哈利不得不承认他之前的预料错了。德拉科·马尔福显然没有“消失“到某个豪华的庄园。所有的线索都指向了一个最可能的结论:马尔福是被强行带走的。他虽然穿着保暖的秋服,但却明显是轻装简行,也没带行李。他提到了还有其他事要办,因而不想随身携带猫头鹰。


马尔福离开商店后向左走了,哈利回忆着。猫头鹰店左边只有几家商铺,然后便直通破釜酒吧。没有其他店家在这之后见过马尔福,档案上记录道,他并没有经过破釜酒吧。这样看来情况似乎是,在咿啦猫头鹰商店和破釜酒吧短短距离之间的某处,马尔福消失了。


哈利再次进入到记忆中。这一次———在了解了大体情况之后——他把注意力放在了细节上。这样做感觉有些古怪,不过他还是径直走到了马尔福跟前,眯起眼睛,仔细查看起任何值得注意的地方。他在袍子下身着一件白色按扣式衬衫,哈利注意到,以及熨压整齐的灰色长裤。他即将去的地方需要正式的商务衣着吗?长袍看上去质量很好但样式普通;一件也许任何富有巫师会穿着去办琐事的长袍。


马尔福转了个身走向猫头鹰们,几乎要穿过哈利;哈利本能地闪到一边。


“恐怕我不是那么喜欢雕鸮,”马尔福告诉店员。


“好吧,如果你对雕鸮不感兴趣,我能向你推荐谷仓猫头鹰吗?”


马尔福在霍格沃茨上学时有一只雕鸮,哈利回忆起。他说不喜欢雕鸮可真是件怪事。


马尔福又转了个身,阳光在他胸前的小银搭扣上反射跳跃。哈利研究了它一会儿。突然之间,他意识到这搭扣有多么不寻常,对于富有而有声望的巫师来说,一个巨大而华贵的搭扣是再正常不过的选择。例如一个巨大的金色蟒蛇,用宝石装点眼睛。而不是一个不起眼的的银色小飞贼。


或者,哈利被它吸引只是因为这是一个他自己会选择佩戴的搭扣。


事实上,马尔福的穿戴几乎没有任何装饰。衣服的品质似乎不错,哈利又看了一眼后猜测道,但是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没有雕饰的纹样和图案,袍子显得简约朴素。同样的,斗篷也没有多余的修饰;只是一件简单的无帽旅行斗篷。马尔福的魔杖一定放在哈利看不到的衣兜某处。


“那一只吗,先生?”店员问马尔福。哈利抬头看去,马尔福对着那个普普通通的谷仓猫头鹰点点头。


马尔福的地址。这只猫头鹰真的曾到达过那里吗?也许它离开了,如果没有马尔福放它进屋的话。那么它应该又返回了商店。哈利越过马尔福肩头看向他正在写的地址,但是一片模糊的米色再度引入眼帘。他只能看见店员所见的一切,然而店员从来没有瞥见过马尔福的地址。


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接着回忆消散了。


~~~~~~~~~~~~~~~~~~~~~~~~~~~~~~~~~~


“怎么了?”哈利恼火地说,把头从冥想盆上抬起来。


“哦,这真是一个给老朋友打招呼的好方式,不是吗?”罗恩一屁股坐在哈利办公桌对面的椅子里。


“我正在看一段回忆。”


罗恩畏缩了一下。“我一点儿都不想知道细节。来的路上见到你的一个同事,他在办一个失踪案,一个小女巫在利兹消失了。还是一个小女孩,只有五岁大。”


哈利也不喜欢那类案子。


“你们今天突袭了克林姆怀特,是吗?”他问道,转移着话题。


罗恩看上去像是圣诞节提前到了,神情一扫阴霾,眼睛闪闪发亮地前倾过身。“伙计,你不会相信发生的事。我们监视这个地方好几个月了……”


是的,哈利想道。他曾经是扫荡组的一员。他听着罗恩的故事,猜着哪些是夸大其词而哪些是直接胡编乱造的。


不论如何,一个好故事就是一个好故事。


并且,正如他在调查组里学到的,在最微小的细节里也能发现一个故事:长袍上的一个线头,房间那头的一个微笑,一只颤抖的手。他能从罗恩指关节上的擦伤看出一个故事,从他衣领的血迹上,以及他讲故事时抖动的膝盖上。


对于一个傲罗而言最轻松的事莫过于,他想着,便是当他从一幅画上看不出他想看到的线索时,就换一幅画。他能开始一段新的监控,或者审问一个不同的嫌犯,或是使用其他一些信息。


但是陈年旧案的问题在于,他无画可换。


他只能看得更仔细一些。



评论

热度(647)

  1. 阿束livirael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