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am_暮蝉

ggad!太好吃了!我吹爆黑魔王们!
主站cp:ggad!巍澜,all哈,主德哈,all绿谷出久,维勇,福华

星期五赌约

(双向暗恋,甜!超甜!2800+,欢迎食用,有惊喜哦)
    “又是一个星期五。”哈利坐在早餐桌上这么想。他有一个不好的预感,而这个预感在看到韦斯莱双胞胎走过来时,得到了灵验。
乔治和弗雷德一人一边地揽着他的肩,大声的宣布:“恭喜我们的救世主,”“格兰芬多的勇士”“被选中成为今天赌约的主人公!”
“上次赌的是谁拿到罗恩小弟弟的初吻”乔治边说边对坐在对面的赫敏和罗恩眨眨眼。弗雷德接着说到“那么今天赌什么呢?”“当然是!”“赌今天救世主会使格兰芬多扣几分!”“大家是不是很期待!”“所以现在开始下注吧!”
哈利又叹了口气,前面的弗雷德转过头:“哈利要不要也来下注呢?会很有趣的!”看着正忙于登记的乔治,弗雷德偷偷问哈利。“还是算了。”哈利扒着碗里牛排,闷闷的想着“这果然是不幸的一天。”想起了上个星期他们争抢罗恩初吻的疯狂。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在下注桌旁边的罗恩正大声喊着“扣十分!”一边不舍地把十个金加隆递给乔治。突然一个袋子砸在桌面上,里面的金加隆发出响亮的声音。“赌扣一百分,一百个金加隆”德拉科挑衅的看着哈利,一边登记。
哈利不甘示弱的瞪回去。“我赌不扣分!”一边从口袋里摸出一个金加隆。“我可不像你这么败家”哈利假笑着说。德拉科回他一个假笑:“我拭目以待。希望你不要血本无归了。”说完便带着他的跟班走了。
罗恩拍拍哈利的肩:“今天第一节就是老蝙蝠的课,我们还是快走吧!不然被老蝙蝠抓住机会扣分就惨了。”哈利扔下手中的叉子,平复了心情,“那我们走吧。”
--这是一条分割线--这还是一条分割线-----
哈利又又又叹了口气,感觉这一个星期的气都在这一天叹完了。
他看了一眼坐着他后面的罗恩和赫敏正愉快的边搅拌坩埚边偷偷碰个小手,而自己身边却坐着一位“瘟神”。
“你一定要坐在这里吗?潘西已经看了你七次了。”哈利趁着斯内普不注意,偷偷用手肘戳了戳身旁德拉科的手。“别分散注意力,疤头。接下来顺时针旋转七下。”
哈利小心翼翼的顺时针旋转七下。又转头看向德拉科:“说真的,你是不是又想做点什么。”眼前突然出现一片黑影,“为你的上课开小差,格兰芬多扣十分!”
德拉科不厚道的笑了起来,哈利对他翻了个白眼,专注制造魔药起来,“接下来是放三滴...”但德拉科却靠过来,凑在他耳边说“我可是在你身上花了一百金加隆的,你可要好好回报我啊。哈哈哈”
哈利的手抖了抖,一个没拿稳,瓶子掉下去了。德拉科刚想说小心,就看见眼前的坩埚隐约的开始振动起来,隐隐发出亮光,他有一种不妙的预感,下意识的把哈利扑倒在地。
意料之外,却又在情理之中。坩埚爆炸了。
哈利回过神来,看着眼前的德拉科--浅金色的头发,苍白的肤色,灰蓝的眼眸。想到德拉科下意识保护他的举动,不禁觉得顺眼了起来。
德拉科回过神来,惊魂不定的说到:”吓死我了,疤头你的技术真是差到头来,有我的协助都做不好一锅魔药,基本没救了。”
哈利当即一起身,推开身上的德拉科。再看他,嗯,还是那个讨厌的白鼬,果然之前都是错觉。他勾起一抹笑容:“不用你多管闲事。”
眼前一抹黑袍的影子,哈利不禁想到了当初被禁闭支配的恐惧。果不其然,“格兰芬多因为救世主的愚蠢扣五十分,加上晚上的禁闭。”
哈利闭了闭眼睛,只觉得这真是不幸的一天。
--这是一条分割线--这又是一条分割线-----
    “你可以走了。”
    哈利松了口气,摸了摸处理魔药材料而酸痛的手,伸了个懒腰。
“你最好马上回去,很快就到睡觉的时间了。”斯内普从书中抬起头来,眯着眼看着他。
“是的。”哈利拿起桌子旁边的魔杖,塞进了自己的牛仔裤口袋,匆匆跑出地窖。
呼吸着地面上的新鲜空气,哈利感觉整个人都被净化了。夜晚的星空陪伴着他走过走廊。
虽然就快到宵禁时间,但是哈利还是忍不住去看了一眼格兰芬多的分数沙漏。
所剩无几的格兰芬多沙漏和旁边几乎满了一半的斯莱特林沙漏形成了鲜明对比。
“该死的斯莱特林!”哈利忍不住抬脚踹了一下沙漏的底座。随着他的抬脚,放在口袋里的魔杖掉了下来,咕噜咕噜的滚了下去。停在了某个金发的斯莱特林的脚边。
“马尔福!你怎么在这里?”德拉科捡起掉在地上的魔杖。“我是级长,怎么不能在这里。倒是你,出来夜游。格兰芬多扣十分。”
“你!”哈利走到德拉科面前,想拿回自己魔杖。德拉科却仗着自己的身高优势,把魔杖高高的举起来。“快把我的魔杖还给我。”
“太没有礼貌了吧,要说请。”德拉科挑了挑眉毛,一脸看好戏的表情。
“请把我的魔杖还给我!”哈利咬牙切齿的从口中挤出这句话。
“你叫我还我就还,我岂不是太没面子了?”
“死白鼬!”哈利脑中灵光一现。
他一把抓住德拉科的领带,把德拉科的头压了下来。德拉科不安的舔了舔嘴唇。
哈利不知道受了什么诱惑(虽然他说肯定是被施了夺魂咒。),吻了上去。
他小心翼翼的舔舐起了德拉科的唇瓣,果然和想象中的一样柔软。他的另一只手勾住德拉科的头,舌头伸进了口腔,舔舐着德拉科的齿根。
德拉科却突然推开了他。哈利这才如梦初醒,刚想转身逃走,却被德拉科压在了附近的墙上。
与哈利小心翼翼的试探相反,德拉科的吻像是要把哈利吞吃入腹。哈利被吻得满脸通红,双眼失神的看着德拉科灰蓝的眼眸。
德拉科把魔杖插进哈利的口袋,一只手扶着哈利的腰,另一只手不安分的在他身上摸索。
而吻也随之转下,在喉结上轻轻啃咬着,哈利感觉双腿都没有了力气,唯一的支持点就是德拉科的手。而喉结上传来的麻痒感,身上不断触碰探寻着他的敏感点的大手,让他的大脑一片混沌。
像是在喉结处玩够了,吻又渐渐转移到锁骨。在锁骨上吸吮出一个又一个印子,德拉科满意的笑了笑。轻轻呼了一口气在哈利的耳边:“喜欢我这样做吗?”
哈利偏头躲开德拉科。闭上眼睛不敢看他。但是从脸上到耳朵跟的绯红暴露了他内心的不平静。
德拉科也不生气,伸出舌头舔舐着哈利衬衫的纽扣。然后用牙齿轻轻的把纽扣解开,尖锐的虎牙轻轻划过哈利的皮肤,引起哈利的一阵阵颤栗。
而一只空着的手也渐渐往下伸去...(这个发展。。我还没做好开车的准备对不起了>人<)
在德拉科碰到哈利的大腿根部时,哈利突然意识到了自己的处境--在很有可能会有人来的公共场合被自己的死敌压在墙上亲吻。
他一下子推开了德拉科。德拉科一时不备,被他推倒在地上。哈利立马低头跑回了寝室。
德拉科看着一溜烟跑了的哈利。“是兔子吗,跑的这么快。不过。因为救世主的勇敢,格兰芬多加七十分。”
---这里是哈利跑回寝室的分界线----------
    “哈利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刚躺上床的罗恩隔着蚊帐问哈利。
    “没什么,路上看了下星星。”哈利把衬衫拉起来,遮住德拉科留下的吻痕,紧张的回答。
    “你的声音有点沙哑啊,可能感冒了,早点休息吧。”
“好的,你也是。”哈利坐在床上,拉起蚊帐,拍拍自己的脸。感觉到脸上的热度已经消退了。
“明天怎么面对马尔福啊。而且这个吻痕怎么办啊!”哈利想着想着,沉入了梦乡。
---德拉科一夜无眠的分界线---第二天早上-
     “恭喜哈利!赢得了这次赌约!”“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韦斯莱双胞胎大声的宣布。
     “不过哈利”“为什么要带围巾呢?”“今天应该很热的吧?”乔治伸出手想把哈利的围巾摘下来。
     哈利连忙捂住围巾,重重咳了一声。“我感冒了,怕会冷。”偷偷瞄了一眼正挑眉看着他的德拉科。
     乔治露出了了然的微笑。:)
     大概end?
(他们擦枪走火真的不是我的错/捂脸)
(练文组的主题是校园模范,总感觉我写偏题了啊喂。)

评论(4)

热度(71)